第5章 再遇霍庭深

上午十点,酒店大厅来往的人已经很多了,她一边擦脸上黏糊糊的东西,一边低头快走,尽可能的不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眼看要到门口,她快走两步,未料竟扎扎实实的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,当即吃痛的捂住了额头。

她今天出门前应该看看黄历的,上面一定写着“不宜出行”几个大字。

“对不起。”安笒闷声道歉,却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腕,她惊得的抬头,诧异道,“霍、霍总?”

霍庭深眉头紧锁,盯着狼狈不堪的安芩,声音带着寒意:“谁弄的?”

“不小心……”安笒咬咬嘴唇,她要说不小心泼自己一脸果汁吗?

霍庭深眸子幽深,扯着安笒的胳膊闪进旁边的安全通道,避开了门口往来的人。

“说吧。”他冷冷道。

安笒心里的弦倏地绷紧了,他好像很生气,可为什么呢?

她吸了一口气,仰起脸客气道:“多谢霍总关心,我要走了。”

安笒低头弹了弹衣服上的果粒,但那一小簇东似要偏偏和她作对,死死的扒着不肯下来。

“跟我走!”霍庭深忽然攥住安笒手腕,用力一扯。

她冷不防失去重心,再次跌进霍庭深怀里,男性荷尔蒙气息钻进鼻子里,她的心“砰砰”直跳,脑子一片片的空白。

“鲜榨橙汁。”

头顶上传来戏虐的声音,安笒脸颊倏地红了,滚烫滚烫的。

霍庭深将安笒的表情尽收眼底,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。

“霍总,再见!”安笒心慌意乱,转身就走,胸膛里犹如小鹿乱撞一般。

“跟我走!”

不等安笒拒绝,霍庭深再次抓住安笒的手腕,态度强硬的拖着人朝电梯口走去。

“你放开我!”安笒气急败坏道,但男人和女人的力气天生存在差别,无论她怎么挣扎,都无法将自己的胳膊解救出来,心头冒出一簇簇的小火苗。

“你越挣扎,注意到你的人就越多。”霍庭深将安笒禁锢在自己身边,一脸“好心”的提醒。

安笒下意识四下看去,果然不少人正打量他们,她立刻老实下来,不敢闹出更大动静,正要小声和霍庭深讲讲道理,人已经被他扯进了电梯。

“安笒!”叶少唐快走几步喊道,可电梯门关的太快,她根本没听到。

看着不停变换的数字,他疑惑的眯了眯眼睛:“他们怎么会认识?”

“叶少,您要的衣服买回来了。”服务生走过来恭敬道,他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礼盒。

“扔了。”叶少唐丢下一句话,扭头就走。

枉费他一片好心,这个女人竟跟他的死对头走了。

电梯“叮咚”一声停在二十九层,霍庭深扯着安笒的胳膊出来,径直推开右手边第一间房门,安笒已经认命的不再反抗。

“浴室在那边。”霍庭深松开安笒,边脱外套边指给安笒。

他坐在沙发上松了松领口,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起来,慵懒性感中透着清冷的高贵。

“多谢。”安笒低低道,转身去了浴室,小心的反锁上门,只觉得脸颊滚烫、心脏狂跳。

“哗哗”的水声从浴室传来,霍庭深捏着杂志的手指一顿,脑子里闪过她曼妙绽放的美丽,小腹忽的窜起一股肆意的情.欲。

浴室里,安笒脸颊被水汽蒸的红通通的滚烫,手指抚上脖颈上浅了许多的吻痕,莫名想起“少爷”——她法律上的丈夫。

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为什么和她扯了结婚证,又不肯见她?

安笒边擦身上的水边想心事,忽然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。

刚刚,她把脱下的衣服随手丢在了洗手台上,这会儿全部被溅湿。

“糟糕!”她捏了捏水哒哒的衣服,再次确定不能穿之后,巴掌大的小脸皱巴巴成了一团。

安笒在浴室里四下寻觅,除了宽大的浴巾之外……还有一件男士衬衣。

真是天无绝人之路。

她眼睛一亮,拿过衬衣套在身上,向下扯了扯,嘟囔道:“还好。”

安笒咬咬嘴唇,迟疑再三,拧开门露出一颗脑袋,尴尬道:“能不能把手机拿给我?”

“衣服马上送来。”霍庭深一眼看穿安笒的想法,视线落在她身上,眸子倏地的收紧,再也挪不开。

她穿着宽大的白色衬衣,双手扒着门框,斜斜的露出半边身子,湿漉漉的头发成绺的垂下来,水珠滴进脖子里,在锁骨处打着转儿,透出说不出的性感。

霍庭深觉得小腹一阵发紧,喉结颤了颤,今天的她比昨天在视频上看道的更诱惑。

“谢谢你。”安笒红着脸,浑身的不自在。

霍庭深合上杂志放在茶几上,起身朝安笒慢慢走过去,见女人惊慌的想要躲回去,伸手扯住她的胳膊,直接将人打横拎起来:“地上凉。”

这个女人似乎很喜欢光脚踩在地板上,昨天晚上也是。

安笒受惊的瞪圆了眼睛,手指揪着霍庭深胳膊上的衣服,全身的血液一下全部冲到了脑子里,脸颊滚烫滚烫的。

“你、你放下我下来。”她心跳加快,不安的晃了晃自己的腿。

抱着温软的人,霍庭深眸子闪了闪,不舍得将安笒放在沙发上,回头抓了毛巾递给她:“擦干头发。”

他转过身深吸一口气,暗暗压下小腹汹涌的情.欲。

安笒尴尬的缩在沙发上,小心的擦着头发,心里揣测霍庭深到底想做什么?

他对她的态度实在奇怪的很。

“唔……”她眉头一紧,双手下意识的按上小腹,绞痛一阵阵传来,她顿时脸色惨白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下来。

该死,她的好朋友怎么提前来了,让她没有一点点准备。

“你怎么了?”霍庭深转过身见她脸色苍白,眉毛跳了跳,下意识的伸手要将她拉过来。

“我、我……”安笒脸色一阵白一阵红,挣扎半晌才硬着头皮道,“能不能、能不能麻烦您让、让服务生送一包卫生棉上来。”

说完这话,她死死低着头不敢看霍庭深,与此同时,小腹绞着的疼让她全身缩在成了一团。

第5章 再遇霍庭深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