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:妖女,你对战爷做了什么

短暂的惊艳后,战墨深的目光露出一丝嫌恶,说道:“凭你,配和我谈条件吗?”

据他所知,少女是外婆花五百万买来的,用来延续下一代。

因为战家有个百年不能破解的诅咒。

从战墨深的太爷爷那一辈开始,战家最出色的继承者均活不过三十岁。

战家为此花费千亿,可是始终找不到解药。

战墨深今年二十八岁,再是两年,等待他的将是……

男性独有的成熟嗓音穿过白卿卿的耳朵,只是语气有些冰冷,像是腊八月的寒风。

“为什么不配?我一没偷,二没抢,生在一个冷血的家庭,是我的错吗?我只是想要救下唯一关心我的家人,有错吗?!”

“是,这五百万,来的不光彩,但是只要给我时间,十年,二十年,那笔钱,我都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!”白卿卿语气激动的说道,若不是奶奶遭遇绑架,不管给她多少钱,都不可能做出出卖身体的事。

樱色的嘴唇一开一合,白卿卿据理力争,蓦的感觉眼前有一片黑影压下来!

那个狂傲的家伙,想要做什么!

白卿卿心中一慌,直接一把摘下挡住眼睛的红绸布!

入目是俊美到挑不出半丝错误的五官,狭长的眸,眼角冷窄,下颌轮廓锋利分明,此刻战墨深两手撑在她的两边,轻敛眼眸,露出痛苦的神情。

“滚!”战墨深是从喉咙深处压抑着吐出那样一个音符,因为很痛,浑身像是拆骨重造那样。

那样的痛苦,几乎每个月都要经历一次,越是接近三十岁,那种疼痛越是强烈。

可是明明应该明天发作的,却提前发作,战墨深不想让一个不相干的人,看到最狼狈的一面。

白卿卿微愣,反应后,坐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。

虽然那个男人出言不逊,可是拿五百万救下奶奶,有那份恩情在,白卿卿不能坐视不管。

“听不懂话吗?让你滚,滚出去!”战墨深低吼道,因为疼痛,眼睛猩红的像是濒临爆发的野兽。

白卿卿握着战墨深的手,青黛色的眉微微颦起。

怎么有那样奇怪的脉搏,瞧着脉搏有力,中气十足,可是为什么看他那样痛苦?

葱白的手搭在肌肉线条流畅的麦色手臂上,形成强烈对比。

那一瞬间,战墨深竟然觉得有些渴,如同行走在沙漠中的苦行僧,看到那白皙的肌肤下隐藏着青色血管,似一汪清泉。

下秒,男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再次一把将白卿卿压在床上,因为动作幅度夸张,床头柜的茶杯砸在地上,碎的四分五裂。

“啊!”

白卿卿惊呼一声,然后感觉手上传来刺痛感。

战墨深的牙齿早已深深咬进白皙的皮肤当中。

“战爷!”

裴默一直守在门外,听到里面传来异响,担心出事,直接闯进来。

入目看到的是,战爷那样尊贵无比的身份,居然单膝跪在地上,虔诚的吸吮着一个买来少女的鲜血!

裴默可不记得战爷有那样奇怪的癖好!

几秒后战墨深似乎餍足,舍得松开白卿卿的手,然后软软倒在她的身边。

“妖女,你,你对战爷做了什么!”裴默怒目质问道。

第2章:妖女,你对战爷做了什么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