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我不是疯子

嘭的一声巨响。

二十八层的高度,掉下去的乔父必死无疑……

风声,尖叫声,喧哗声,乔俐茵全都听不到了。

她依然不敢相信,这一切原来不过是场阴谋。

那么,她这么多年付出的真心又算什么?

十六岁相遇,二十岁把自己给他,她爱了他足足九年。

大学毕业,她把孤儿身份的他引荐给自己父亲,在乔氏集团里他一路飙升到副总的位置。

这些年,他一直都很宠她,几乎有求必应。

她自认为,两人一直很相爱,在这个浮躁的现实社会里,他们的爱情就像一股清流。

只是她从没想过,这个男人,却算计了她整整九年。

心脏疼得也似下面父亲四分五裂的身体,她剧烈颤抖着,扑向厉近尧,踮起脚伸手紧掐住他的脖子,嘶声哑气:“你还我爸爸!还我爸爸的命来!我杀了你!杀了你!”

厉近尧眉目森冷,唇角勾着凉薄的笑:“他是罪有应得!”

反手,他轻而易举就将她扯开,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。

乔俐茵重重摔到地上,身上的痛远不及心里的痛和恨。

抬起泪眼,前方那道高大的影子模糊得像似有若无的幻影:“你怎么能这么狠?怎么能?”

“狠?你该庆幸乔家就你们父女两人,否则,我会让你们全都死绝,就算这样,跟你那个丧心病狂的父亲比起来,都是仁慈的!他一把火烧死我父母,我妹妹,你们只两人偿命,我还亏了,不是吗?”

他还亏了。

乔俐茵想笑,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,她用尽力气爬起来,现在不是该哭的时候,她是爸爸唯一的亲人,现在他还在楼下等着她。

她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仇深似海究竟是怎么回事,可爸爸含辛茹苦抚养她长大,那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!

还没跑出天台,厉近尧森冷的嗓音再度响起:“乔俐茵因父坠楼身亡,遭受打击导致神智不清,把她送去精神病院!”

乔俐茵猛地回头,男人负手而立,冷情寡然。

几个保镖动作敏捷地上来,一左一右将她架起。

“放开我!我没有神智不清!我没疯,你们放开我!我不是疯子——”乔俐茵反应过来,拼命挣扎。

她不是疯子,她什么事都没有,她不要被关进精神病院!

楼下,精神病院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。

“我不是疯子!我没疯——”乔俐茵挣扎嘶吼不停,长发散乱,脸色涨红,样子和疯子没什么区别,围观的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帮她,无不指指点点,叹息着这么年轻怎么就疯了。

到了精神病院,护士和保安不由分说让人按着她,给她强行注射了镇定剂,声音都已经嘶哑的乔俐茵渐渐陷入晕迷。

重新睁开眼,已是深夜,她被关在一间三面是墙,一面是铁栏的房间里。

护士送饭过来,她披头散发地爬过来,紧握着铁栏大吼:“放我出去,我没疯,我神智很清楚,我爸爸还等着下葬,你们放我出去!”

第2章我不是疯子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