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秦家少奶奶?谁爱当谁当!

关上门,秦霆渊的脸色如冰天雪地般冰冷,修长笔挺的双腿迈开步伐,沉着脸踏进浴池,浑身的血液这才稍有放松。

也不知道姜笙那个寡淡无趣的女人用的是什么香,每次洗澡都能让身上的紧绷乏力减少大半,连困扰他多年的失眠症都被治好了。

可她太无趣了!

除了围着他转,讨好他,讨好秦家所有人,连个脾气都没有。

甚至就连他把沈柔养在她面前,她都没有反应。

可他看不见的地方,姜笙刚从浴室里被轰出来,脸色便变了。

刚刚的怯懦卑微褪去,清澈的水眸迸射出冰冷坚定的光,

嘴角勾起一抹轻笑,狗男人,一会就让你求我进去陪你洗!

这一刻,她为过去被爱蒙蔽双眼的自己感到不值!

他是那么嫌弃她,从未尊重过她。

那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?

不送他们一份新婚大礼,都对不起她为他当牛做马的十三年!

姜笙转身进了衣帽间,衣帽间的全身镜里,映衬着她未施粉黛的脸。

粉黛,白肤,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乌黑的长发束在脑后,寡淡,保守,眼底无光,死气沉沉。

她甚至忘了自己也才只有二十三岁。

这么多年,她压抑自己的脾气,为了做好秦家称职的少奶奶,拼命的取悦他,乖巧的像个没有脾气的小白兔。

她甚至,像被囚在这一方天地被折断翅膀的鸟。

忘了自己也该有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有的生活。

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多么的崇尚自由。

狠狠褪掉了自己身上颜色寡淡的保守睡裙,扔出去!

这秦家有名无实的少奶奶她当够了!

谁爱当谁当!

这乖巧人设,她多一秒都不想装了!

她从衣帽间被他遗忘的角落里找出来一条纯黑色的丝质睡袍换上,挽在脑后的长发被她松散开,眼神变了,整个人的气场瞬间不同!

放在从前,这丝质睡裙她看都不敢拿出来多看一眼。

生怕被秦霆渊或者秦家人发现,嘲笑羞辱她不守妇道,有辱秦家高高在上的门楣。

如今,穿着这件衣服,她才发现自己有多美。

走出衣帽间,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秦霆渊珍藏的红酒,红酒妖冶,倒映着她眼底暗潮汹涌的光。

她不紧不慢的喝着,挑眉冷笑,等着秦霆渊求她。

倏然!

浴室里响起压抑低沉的喘息。

砰的一声巨响之后,秦霆渊在咬牙呼喊她的名字。

“姜笙!”

水声伴随着呼吸声,他一字一句,愤怒的低吼,“滚进来!”

姜笙冷笑,放下酒杯起身,慢吞吞的走过去。

“进来!别让我多说一遍!”

浴室的门半开着,姜笙慢条斯理的推开门,还未来得及看清里面男人的模样,便被男人狠狠地拽了进去!

他的动作毫不怜惜,浑身都散发着隐忍到紧绷如铁的力量!

直接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扔到墙上,他危险高大的身躯紧接着贴上来,仿佛恨不得要将她弄死算了。

那低沉如暗夜的嗓音,压抑着愤怒,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给我下药?!姜笙你怎么敢!”

他的力道很大,很快便在她细腻白皙的肌肤上留下刺目的红痕。

姜笙疼得脸色白了白,可却无所畏惧的迎上去。

她忍着疼,柔软的双手直接缠上男人的脖子,耳鬓厮磨,温热的气息刻意的撩拨在男人敏感的耳垂上。

跟了他十三年,从未如此贴近过他。

确切的说,这还是姜笙第一次跟男人靠的这么近。

她柔软的指尖轻点,划过男人的腹肌,勾人的腿更是缠上男人的腰。

那嗓音,酥媚的让人头皮发麻,“舒服吗?老公,现在对我有兴趣了吗?”

秦霆渊浑身倏然紧绷,从未想过有一天姜笙会变成这副模样,刚刚的她还板着一张寡淡的脸,怎么一转眼,明媚妖艳成这副模样。

他真的从未见过这样的姜笙。

妖艳红唇,媚眼如丝,明艳的让人移不开眼睛,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香气,双颊微红,那黑色的丝质睡裙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。

她的呼吸,她的触摸,都像是在他身上点火。

秦霆渊眸光漆黑如暗潮汹涌,死死掐着她的腰想要将她从身上扯下来,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控制不住想要把她扣紧在怀中。

“姜笙!你敢碰我一下!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!”

她怎么敢!

这么多年,她对他有求必应,不管他对她多恶劣,她都不生气。

如今,怎么敢算计他?!

可话还没说完,姜笙柔软的身躯便狠狠地贴到了他的怀里,她小手如水蛇般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蜿蜒,“是吗?那你激动什么?全身上下嘴嘴硬,鸳鸯浴的游戏,你不会没跟沈柔玩过吧?”

“你以为她跟你一样,不知廉耻吗?!”

“放心,我对你更没兴趣!不过是想借你这张脸用用而已!”

她霸道的抬起男人锋利的下巴,逼他猩红的视线落下来,然后拿出手机伸出手,45℃角举起来。

“来,老公,看镜头!”

咔嚓一声!

咔咔咔!

几张亲密照便拍下来!

速度快的他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冷汗,顺着男人性感紧实的胸膛滑落。

他漆黑幽深的眸深不见底,瞬间犹如北极寒冰。

他想将手机夺回来,可却突然感觉后背蓦地一僵,整个人倏然没了知觉,直接昏了过去。

咣当一声。

高大挺拔的身体栽下去。

……

第2章 秦家少奶奶?谁爱当谁当!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